城下覆

我待无处归故人

【伞修】记一件小事

#迟来很久的 @墨光之雨_太太们是世界的宝藏 墨墨小姑娘的生贺,实在是对不起呀拖了这么久,抹脖子谢罪
#伞哥灵异复活向,私设俩人一起做了国家队领队
#小甜饼,放心吃

苏黎世的夜很深了,训练室里的灯还亮着。有两个同样衣着的男人并肩亲密而坐,闪动屏幕上,是对手的身份。

“去,往那边点儿。太近,烟都扑我脸上了。”苏沐秋忙里偷闲翻了个不客气的白眼,这人嗜烟如命的恶习到了国外也没点改变,烟草味随着那人体温都靠的极近,惹人分神。
“得嘞。”叶修微微蹬了下使转椅滑出些许距离,十指如飞,灵巧操纵着战法在复杂地图间穿梭,却邪高提在手,随时准备给对面的神枪送上神来一击。
正当秋木苏从藏身的建筑后猛地露面,一叶算准了他的位置一个近身落花掌从天而降,就听叶修从喉咙里压抑出一声抽气的声音,落花掌偏离预定位置落了个空。
“嘶……”
苏沐秋立马停了操作看过来,“怎么了?碰着哪儿了?”
“没事,”叶修低下头去看自己的手,食指指甲从正中用力敲击的地方裂开深深的裂痕一路到底,血顺着纹路缓缓渗出,看得出伤的很厉害。他左右晃动了下手指无所谓道,“好像是指甲劈了。”
“这叫没事儿?”苏沐秋伸手想从裤兜里拽出那个一直挂在上面的剪指甲刀,却发现已经换了队服,指甲刀大抵是放回宿舍了。他抬头看了看屏幕上的时间和静止的游戏画面,“晚了,也该回去了。明天再打。”
“……”叶修用眼神无声抗争了下,惜败于苏沐秋的执着,“走吧。”

苏黎世的夏夜不比国内,单薄队服抵御不了凉感。苏沐秋开口想问叶修冷不冷,却率先打了个惊天动地的喷嚏。
叶修没好气地嘲笑这个不知道照顾好自己还瞎操心的家伙,苏沐秋想反驳,喷嚏又不合时宜地随着话音迸发而出。
“这下好了,我们扯平了。你给我剪指甲,我给你沏感冒药。”叶修故意摇头晃脑的说。
“喂,怎么看都是你占便宜吧?”苏沐秋抽了抽鼻子一副病号的样子。
“好说好说,我一向助人为乐。”他举着自己流血的手指在苏沐秋面前晃了晃,得了便宜卖乖,俨然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
看这家伙还笑得出来,疼得应该不是很厉害,苏沐秋也就没由来放心了点。他伸手在月光下轻轻握住他那根手指,却小心翼翼地不去触碰到那个触目惊心的伤口。
食指上传来温度和四指握紧的触感,骨节分明,幸好攥得不紧,不然应该是会被膈疼的。叶修迷迷糊糊地想,脑子里仔细过着特意带来的感冒药。

兜兜转转走到宿舍楼钟表时针已经走到了二的位置,苏沐秋给他上好了防水绷带就赶他先去洗澡。
他最明白,每天的大量对战和数十遍复盘对谁而言都不是易事。而这点难得的睡眠时间,他要想办法给他争取更多。
所以当叶修裹着浴巾出来的时候,苏沐秋已经准备好了一系列工具,拍拍铺好的床,叫叶修躺好了。
“嗳,我要是睡着了你一定叫我起来,我还没给你沏药呢。”
这成了叶修彻底睡死前的最后一句话。
于是苏沐秋小心翼翼把他的左手放在海绵垫上,正面朝上露出伤口。绷带已经洗掉了不少,残余的他也用纱布蘸水清楚干净了。
接下来才是重头戏,酒精杀菌太疼,他挑的是温和些的双氧水。用棉签蘸湿了均匀抹在伤口上,很快就看到裂痕上咕嘟咕嘟冒起白泡泡。他又用纱布蘸了清水擦拭,这次很小心,是用镊子夹着纱布慢慢擦干净的。
剪指甲刀的刀头是特意浸在酒精里的,现在取出,把那长的太长的罪魁祸首利落剪下,留出短短的,有着好看的圆润弧度的指甲。其他的指甲也有些长得碍事了,这家伙也一直没察觉,忙乱到这个份上。苏沐秋突然就有些忿忿,原来在国内的时候,他的指甲都是两周一剪,雷打不动的。
要是苏沐橙在,肯定会一针见血指出,哥哥这是心疼了。
苏沐秋不是医生,但他想,总归是小心点好的。于是他效仿着专业的包扎用消毒棉球将指甲面完全覆盖好,再用纱布包裹了薄薄一层。最后裹上胶布,细细一条是特意裁出的,这样对他操作起来的影响最小。
做完这一切,苏沐秋也很疲倦了,挣扎着爬上床的另一边。叶修给他留了足够大的地方。
幸好没有吵醒他,睡意交织中,他迷迷糊糊的脑子里冒出乱七八糟的想法,丫起床气大的火山似的,吵到这祖宗明天他还不得jjc打爆我,打得沐橙都认不出来……

fin.
——————————————
一个后续。
“多谢你包的这么好看,苏大大,欠你好大个人情啊!”
“咱俩还谈什么人情?”
“行行行不谈人情。早上桌边我给你熬的药,喝了没?”

打cp tag 防误入

正在码字,突然就很想bb几句,

有的时候某些小情节或者小细节特别抓人不是吗!

盘点了下关于轮zhou回jiang的特别偏爱

小江偶尔的心脏和主动调戏,有意无意凑近了小周的脸递过去个眼神一言不发,轻飘飘勾勒出的欲拒还迎

小周通常会被打个掉线,眼神连同呆毛一并放空,随着头无意的偏向风向标似的大幅度歪动,出卖了内里的手足无措

也或许偶尔突然找回赛场上的强势,趁人不备直接甩个深入的吻,嘴角银丝粘连被他用触了空气的微凉舌尖堪堪舔掉,充斥着色气的动作被他那四平八稳的眼神淡化了几分,只有凑的极近,方能察觉他眸色渐深

仍旧偏爱孙翔,连自己都没弄明白的半大少年有着令人叹服的毅力和朝气。孙翔在关键时刻的帅气一面和不关键时刻的持续脱线都率性而可爱,深夜训练室就剩正副队的时候,还巴巴的杵在门边儿,傻了吧唧问你俩还不走啊的那个,一定是他没跑了

有时也会集体吐槽杜明那不得不说的直男属性,主场对上兴欣怂的不敢上前搭话,最后哆哆嗦嗦把人拦在休息室门口,半天憋出一句,我是杜明的轮回

当然还有全队的集体大作战,跑网游里轰轰烈烈抢boss,在玩家群里闹闹腾腾地跟潜伏的职业级你来我往。在训练室集体偷吃被罚灰头土脸扫除,一个两个的,不情不愿把扫把高高抡过头顶

队员生活里偶尔对于江副的依赖和暗地里的吹,前者是三更半夜窝在被窝里哀嚎副队能不能给我送口吃的啊我不想明天被收尸,后者是同期群里各自吐槽的时候一句突兀的我们副队最好,口吻定是没由来的笃定

得胜后的集体庆祝,难得青春里最难得的疯狂。方太后一杯酒下肚,张嘴就是想当年我和方士谦单挑三天三夜,孙翔攥着一叶之秋边喊儿子边哭天抢地,杜明和吴启哥俩好地勾肩搭背再来一杯,任由他们麦霸队长扔了脸面一首接一首的唱

江波涛向来不会喝酒,喝白的他就倒雪碧,来黄的他就换格瓦斯,瓶子暗地收到脚边,他给全队斟酒,故而从始至终无人发现

最后喝高的唱嗨的都该回家了,江波涛就挨个给每个家伙打电话叫车送到家,还不放心,算好了时间给这群家伙挨个打电话
他向来是轮回的最后一道保险

到了最后的最后
就只剩周泽楷和江波涛了
江波涛闷了最后一口格瓦斯,拍桌而起,反手搭上周泽楷的肩头,豪气干云
“走,回家!”
周泽楷不动弹,半个头趴在桌子上,像是睡过去了
江波涛也没辙,凑过去要扶起这人——

被装睡的逮了个正着,兜头就是一个缠绵着酒气的拥吻,像溺水的人拼了命的渡他的伙伴最后一口生还的气息,热烈而轰动
买一赠一的,定是不知何时被他套上无名指的冠军戒指,在闪烁不定的彩色灯光下坚定耀眼着
于是江波涛彻底拿他没辙了,附在他的耳边唇畔,醉醺醺地笑语着
“走吧……回家了。”

emmm……写完了才发现莫名成文?

哇的一声泪目

疯狂吹吹我阿维,简直镇列之宝(?

何德何能认识这么棒的人

超级好看的呜——

美滋滋的举着明信片蹦哒蹦哒

二维暮:

手机照的,像素和色差都比较没脾气

P2是送给 @仓阿落——! 的周江,最近太没出息,用签绘混一下更……

【武林联盟那些破事】微草篇其二

前文见评论!
看不到就手动戳我头像往前翻一篇儿吧,麻烦您了。

9.
王杰希被那句突然的告白似的话险些说乱了心,再反应过来,方士谦已经自顾自进了书房,正捧着他裂得面目全非的白瓷杯把玩。
“前朝的御杯,当世只此一个。”他研究得仔细,王杰希也不去打扰,环抱着臂不冷不热开口。
“这儿的东西我比你熟。”方士谦左右食指指腹压着光滑杯沿让杯子轻车熟路转了个圈,“确是前朝遗物,不过倒不是单个的,而是一对儿。”
“哦?”王杰希向来爱这些珍玩异宝,好奇心切,“那另一个呢?”

10.
“这……我也不知。”放了杯子方士谦甩甩手中药材不在意似的摇摇头,“当初就只收了这么个单件,可惜了。”

11.
方士谦一脸惋惜地拿着杯子走了,王杰希又换了个杯子重新烫了茶,刚抿上一口平想着自个是不是忘了什么事儿,就看少堂主英杰兴高采烈地夹着封信就冲他跑过来,身后跟着个同样精神焕发的少年。
“一帆?”王杰希惊讶起身,从英杰的手上接过信,不确定地看着长高了一大截的男孩。
“王堂主……”乔一帆被打量地有些不好意思,像以前那样垂下头安安静静地唤了声。

12.
“怎么回来了,兴欣待你不好吗?”
这孩子是前前任堂主林杰偶然捡到的孤儿,打小就是在微草养大的。前几年微草内部改朝一场大乱,方士谦领着他和英杰这俩小的离开微草说是避难,这一避就避到兴欣去了,一待就是好些年。
“那倒没有……”乔一帆是个说话凭良心的孩子,刚想替兴欣势力说句好话,就看王杰希看信的脸越来越黑。

13.
信虽是兴欣寄来的,可从那笔走龙蛇的字迹来看,分明就是方士谦寄给兴欣,被人家原封不动送回来的。

“什么叫,内人王氏思子心切,盼归?”

“内、人、王、氏?”

附赠一封回信
“王大眼,管好你徒弟,那可是我们兴欣板正的良心呐,别一回去,上梁不正下梁歪——”

王杰希抄起了灭绝星辰。
对,就是那个鸡毛掸子。

14.
“大事不好啦!堂主前厅那株千年参叫方神给顺走啦!”
“……”王杰希后知后觉地想起来方士谦提着打架用的那根棍子似的药材。
然后俩孩子瑟瑟发抖地看着他们向来平和的堂主的脸上血淋淋地写着。

杀、
人、
灭、
口。

15.
微草的后山正经是座挺大的山。
浑然天成的巨山坐落在皇城的边缘,成百上千的光阴里无人踏足,其中的奇珍异宝自是数不胜数。
微草堂就是借着这座山起家的。
可以说,这山就是微草的靠山,是最最珍贵的财宝。

16.
王杰希去后山没带上英杰,却带上了一帆。
后山多险,他做堂主的都不敢妄言认路,本不想带上这个半大孩子。但一帆和方士谦那是父子的情分,他权衡了下,还是觉得该叫孩子去看看爹。
夏末秋初,是微草一年里最清闲的时候。王杰希手头无事自然用不着报备,只是再三叮嘱了英杰等一干内门子弟他不在的日子里要严谨行事,不可没了规矩。

他这一走,高英杰却是最舍不得的,一阵风似的装好了一大包干粮和水——
——万分不舍地给一帆背上。

……有了媳妇忘了娘(。

明明说好了是段子的,越写越正剧向,就很气
进度有点慢了,可能会一周多更,见谅见谅——!

@浔苓 楼钟
@凤疏朔。透骨相思。周江
@文废肉渣的辣鸡阿凉  肖戴
@贞子有瓶榛子酱  喻黄
@夏宴时 林方
@谜一样的夜愚慌  昊翔
@青铜者 锋轩
@今天的苏慊坑文了吗 双鬼
@筱欣逸逸 双花
@寒鸦渡月 韩张
@这是一个昵称 _(:з」∠)__  刘卢
@拂衣藏名 傘修

怎么算人数怎么不对,人太多了,找了半天x
要是落下了谁真是抱歉哇。

【武林联盟那些破事】微草篇其一

#一个类似联文……?设定很戳人,就果断来了x
#周更,茶余饭后小段子而已,随便看看嗷!

设定。
微草:垄断了整个江湖药材的微草堂【就一做药材生意顺便治治病什么的原谅势力】,坐标帝都。
掌门:王杰希【五官端正,喜欢鸡毛掸子?】
前任掌门:有这神医之称的方士谦【据说是看上了这届掌门?】
其实微草就是一卖药的【不能得罪啊】

1.
“堂主大事不好啦——!方神又来作妖啦——!”
跑堂的小伙计急匆匆捧着大捧拆了封的药材跌跌撞撞闯进主堂时,王杰希正端坐在正中梨花木古椅上,指腹不紧不慢摩挲着温润如玉的瓷杯。
“……他闯到哪儿了?”王杰希放下珍爱之物好整以暇看向气儿还没喘匀的小伙计,眼神波澜不惊到习以为常。
“到、到前厅了!”
“嗯,派柏清招架一二,再探再报。”
“报——到书房了!”
“复升呢,叫他去试试身手。”
“报!到书房了!”
“英杰?英杰上。”
“报!!!十万火急,已经闯到您的花房了!!!”

2.
王杰希拍案而起,陶瓷杯被凌厉掌劲拍出细密如蛛网的纹路。
“反、了、他、了。”
年轻的堂主咬着牙一字一顿地从齿缝往外挤字,脸上的神情明明白白写着方士谦我问候你全家。

3.
方士谦当然不可能坐等着王杰希来问候他全家。
他也没兴趣反着问候王杰希全家,他只想单独问候一下王杰希本人。
他站在一群名贵的中草药围成的花圃中央神色轻佻地像个流连花丛的浪荡公子,看着眼前拎着俩大号鸡毛掸子就风风火火闯进来的王杰希,风度翩翩地一拱手嘴里吐出句别来无恙。
王杰希最清楚不过他这人模狗样的德行。

4.
于是王杰希熟能生巧地把俩鸡毛掸子耍的虎虎生威,直奔方士谦面门而去。
方士谦原地站着似是不躲不闪,及至鸡毛掸子堪堪快触上面门足下猛地发力,身形向旁侧一闪,看似凶险却是完美避过。
“得了吧,就你也想套路我?”
“没人比我更懂你的。”
说话的当间儿,他手中就多了根长长的棍子似的药材,单手背后,单手拎着这药材就招架上王杰希了。

5.
要说这方士谦也是个奇人。
一代神医,江湖上赫赫有名的治疗之神,年少成名游历四方,武功自然也深不可测。
就这么个神仙似的人物,那年打马过微草,一眼瞥见了不知什么或是谁,就赖着这股子旁人容不下的浓浓草药味儿不走了。
他在微草最紧要关头接了前任堂主林杰林大侠的班,却是苦心扶持王杰希这位尚年青的堂主上了位,还是正当年就又跟个老头子似的隐居后山,任谁叫都不肯再出来。

6.
当然,那只是对外宣称罢了。
方士谦春风得意地跟着王杰希往堂主所在的中厅走,一路走,一路品头论足。
“这柱子不好,直眉楞眼地跟个傻子似的,换了换了。”
“……这是你上个月刚叫人换成这德行的。”
“这门楣太丑,鸳鸯戏水太俗,不可取不可取。”
“……我怎么记得有个人上周还说那个颠鸾倒凤有碍观瞻,叫我换的这个?”
“……那就屏风!这屏风都是什么啊花花绿绿的,碍眼碍眼,撤了!”
“哪位大爷昨儿刚说我主室没个遮拦,从后山给我请来的?”

7.
方士谦摸摸鼻子。
不走了。
王杰希发现身后人没动静儿了奇怪回头。

8.
“你知道微草这么大的地界,我最钟意什么吗?”

方士谦笑的张扬。

“你。”

下周见!

【日常】今天的我们也是群魔乱舞的模样(一)

#纪实文学(你等等
#奇怪的卡和主人共存的世界观
#想起来了写一笔系列
#无浪视角,第一人称,有cp并且会不断增多,慎入慎入

1.
“mas,晚上吃什么?”
我自沙发后暗搓搓冒出头,瞄准时机双臂猛地环绕上他的脖颈,板甲外侧清凉的金属片在空调的浸润下凉的一批,冷得他一哆嗦。
这是个热死卡的夏休期。
“又在给你的小周周发信息?”
“找打。”我的mas江波涛反手不轻不重拍了下我的肩,手上捧着手机,嘴角的微妙笑容让卡摸不透他在和他的周聊着什么。
“那什么,你想他们了没有?”
“……他,他们?!”
我惊恐万状地站直了身子瞪着他,用眼神明明白白告诉他我是拒绝的。
“主子,你别是又要把他们都放出来溜吧?!”
“不好吗?难得的夏休期啊。”

2.
我的mas有个很酷的能力。
他会召唤术。
对,就是那种,举着张蓝符站在客厅中央大喊一声,QQ搞你基友,
就会有联盟里的人唰的出现的**法术。
更**的是,只要是联盟里出现过的人,不管什么时期什么身份,他都能召唤出来——
“但是你忘记上次的惨案了吗?!”
江波涛看向我,水汪汪的眼睛里写满了惨不忍睹。
——“呦,小江啊,幸会幸会!”
这是29岁的叶神。
——“啊,小江我知道你,轮回新人,幸会幸会!”
这是24岁的叶神。
——“虽然不认识你不过感觉你应该会打荣耀?那就好办多了。”
这是19岁的叶神。
然而不管是多大的叶神,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
抽烟,喝酒,烫头【不是
所以那年的夏休期,我可怜的mas每次开门都仿佛来到了仙境,仨叶姓大仙排排坐一人面前一台电脑吞云吐雾,偏还没点做客的自觉,吃mas的喝mas的,把忍无可忍的mas逼到周泽楷家——

3.
“放心,这次我换了一种召唤方式——”
我看着他气喘吁吁从床底下拖出一口宝箱,珍而重之地取出两百片金叶子。
“……”
社会在进步,时代在发展。
我看着我亲爱的mas碎碎念着把他的叶子一股脑扔进个水盆。
“出个五花吧——”
一叶之秋顶着身湿漉漉铠甲,从破碎的塑料盆里慢慢爬了出来,叼着他的却邪。
“没想到你的评级这么高!”
我惊讶地后退大一步,手中天链握紧猛地一甩,抖出个新月般弧度直指面前水鬼似的家伙,笑得狰狞——
“就让我帮你在头顶上再开俩花吧五花大佬——!”

4.
我与一叶的缘法要从昔年平安京说起。
彼时我们都还是血气方刚的大好少年。
解决血气方刚的方法从来只有两种:
啪一顿,打一架。
我们瞪着对方不堪入目的狗脸选择了后者。

从此之后我们打招呼的方式就只有打。
没有什么事情是打一架不能解决的,如果有,就再打一架。
“别小声逼逼了,接招!”
一个落花掌卷着罡风就直冲我面门拍来了。

5.
打一架的后果就是差点儿拆了整个家。
mas左右开弓啪啪两巴掌把我俩呼出了家门。
我们难兄难弟地蹲在家门口,像两个忘记配字的流泪熊猫头。

“要是秋木苏在就好了。”一叶没头没脑地冒出这么句。
他暗恋秋木苏很多年的事,我一直是知道的。
可惜他们很多年都没有机会在赛场上想见,也只能在mas的召唤大法显灵的时候,会一会故人。
抑或是在梦里。

下一秒。
“秋木苏可是真正的神枪!!!枪王又咋了秋木苏可是枪神!!!你们这些后辈就是太弱了我跟你讲!!!不要试图和真正的神相提并论!!!看见我的却邪没有看见君莫笑的千机伞没有都是秋木苏的mas做的!!!他mas世界第一棒我跟你讲!!!你们联盟里的所有人加在一起都比不上他一个的好!!!”
他拔地而起,脸上的笑容猥琐至极,手舞足蹈疯疯癫癫地开始日常吹媳妇儿。
“你他妈闭嘴。”我举着天链匕首似的捅向他疯狂开合的嘴。
我到底在心疼他什么。

6.后来的我们门神似的坐在门口睡着了。
不知睡了多久,迷迷糊糊地感觉有人在我身上盖了点什么,中和了夜里的寒气。
我没睁眼,迷迷糊糊地把眼皮掀开一条缝,看不清人,倒看到了双修长的手正覆上我的额带来蜻蜓点水般暖意,食指内侧的关节处明显有着常年按枪的磨痕。

是一枪。

他来了,我就可以放心睡了。

7.
次日清晨一醒,我用了三秒盘算好了要像言情小说的主角那般困意朦胧地苏醒,害羞地问一枪,昨晚是你……?然后憋口气儿硬生生憋出个脸红的表情。
果不其然我看到了身边坐着的一枪,低低帽沿下若隐若现地一张好看至极的脸。
“醒了?”他抬头甩给我一个应该是疑问句,被他说出了肯定味道的句子。
我张着嘴瞪着他倾国倾城的脸说不出话喘不过气,忘了台词儿倒也憋出了张通红脸颊。
“你要去卫生间吗……?”他关切地看向我。
我机械地点点头,跳起来把身上的被单甩了睡梦里念念叨叨着媳妇儿的一叶一脸。

8.后来我才知道在我这一觉之间还来了好多人。
百花缭乱和落花狼藉一人一边擦弹的擦弹擦剑的擦剑。
王杰希王队伙同一脸状况之外这哪儿我谁的吴羽策正在跟蓝雨双核进行友好会谈。
王不留行在天花板上倒立着,拿靴子勾着扫把不停扫荡着索克萨尔汗涔涔的脸。
我亲爱的mas和沉默寡言的周mas正笑意盈盈地从厨房往外端菜。一枪端着些甜点走在最后,不知想着什么。
要开饭了吗!我抡起手中天链当锤子似的敲上一叶脑门。醒醒,吃饭了!
这家伙抬头看了我一眼,五迷三道地眯缝着眼问秋木苏来了没,没等到回答就砰地再次倒下了。

9.
所以。

看懂我这么多废话的主题了吗?

10.
跪求秋木苏,跪求秋木苏,跪求秋木苏。

来了一叶直接跪下喊你尊敬的爸爸。

我喊你爷爷都成,求你了,别再让一叶bb了行不行?

群号:536181796
            536181796

微审语c组织。
欢迎您的光临。

千粉点文——

笑着逼逼!
玩lofter差不多一个月了吧,数了数大概写了小二十篇……?
当初还立志要做个日更写手的(。
仔细瞅瞅全员向的内容占了大多数啊,超级喜欢这种全员多cp的,写的时候那真是眉飞色舞其乐融融(停一停x
以后也会多写点正经的文字的,信誓旦旦。
所以……超感谢您的不嫌弃!

点文请最好带梗!
cp除了tag以外的也可以!
全员梗也可以!

只要点了就写,多少都写嗷——

说个事儿。

君莫笑的出处,通常来讲都是醉卧沙场君莫笑。
然后我刚刚发现。
还有白发戴花君莫笑。
非常不走寻常路的——
白发,戴花,君莫笑。
直接笑到床底下。